首頁 > 新聞 > 正文

北控水務告訴你,為什么進入生產環節的環保企業才最牛

時間:2020-01-02 10:01

來源:企業觀察報

評論(0

環保成本是企業不可避免的經營成本,那么不斷擴大的環保市場是否意味著企業環保成本的增加呢?

這幾天,一份關于《中國環保產業分析報告(2019)》預測了2020年環保產業發展規模,報告給出的規模數據是在1.8萬~2.4萬億元之間,對應年增長率區間為6.1%~22.5%。這份報告剛剛計算出了2018年全國環保產業營業收入,約1.6萬億元,較2017年增長約18.2%,其中環境服務營業收入約9090億元,同比增長約20.4%。

環保市場的擴大應該是令人欣喜的,它意味著青山綠水將越來越多地回歸我們的生活。

然而,對于企業來說,環保成本是企業不可避免的經營成本,那么不斷擴大的環保市場是否意味著企業環保成本的增加呢?

北控水務集團總監、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冒建華顯然不會同意這樣的說法,他會用各種各樣實踐的案例告訴你,“處理污水并不意味著增加成本,它不僅不會增加現有的經濟支出,還是一種能夠收取回報的產業投資。”

在環境治理推進過程中,通過資源、能源循環利用的閉環,可以平抑單純治污帶來的不斷上升的成本。用冒建華的話說,就是“進入企業生產環節才是真正的環保企業。”后來,經過斟酌,他把這句話改成了“進入企業(產業)生產環節才是環保的最優做法。”

其實,它們都是一個意思,就是讓環保成為企業生產發展的一環,同步提升產品的競爭力,而不是企業的成本和負擔,這樣環保才能真正被企業所接受,而環保企業才真正發揮了它的價值。

一個簡單的例子,在北控生態企業——金科水務參與的高陽縣眾多中小型印染企業的環保升級和清潔生產工作中,通過對每個印染企業自有的污水處理系統改造并新增再生水及鹽回收處理工藝,從廢水中提取回用高品質純凈水(95%循環利用)、高品質的鹽,并回收了廢水中的熱量。這可不僅為企業節約生產成本,還為社會節約新鮮的水、鹽和熱資源。

擅長將復雜技術問題深入淺出的冒建華說,就是通過資源化來解決水污染和水短缺問題,將原本廢棄的污水及污水中的其他物質轉化成有價值的資源,將污水里的有用之物“吃干榨凈”。

當然,實現這樣的理念并不容易,目前這一理念在河北曹妃甸新區得以實施,污水處理企業生產的再生水,直接出售給園區內的工業企業;以污水為原料產生的鹽產品也可以在市場上規模出售。

在這里,污水處理企業金科水務已投資建設了一個國家級硫酸鉀生產基地,將廢鹽資源轉化為國家戰略儲備的硫酸鉀化肥,為我國的硫酸鉀供應提供穩定來源。

當然不僅僅是融入企業的生產環節,“融入生活、融入產業、融入城市,與城市發展需求相匹配的環保生態系統,既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需求,也是環保產業自我升級的必然。”這是冒建華在講述“水環境治理工程的價值發掘”的PPT中這樣寫道。

對于水環境綜合治理,冒建華認為其總體目標是最終打造宜居的濱水環境,滿足公眾的生活需求,營造公眾參與、享受的舒適環境。具體說這一領域具有多專業復合性,涵蓋水利、市政、給排水、生態景觀、運維等方面。

洛河水環境治理項目

逐步從“投資—工程建設—運營服務”為主過渡到投資與運營并重,重資產與輕資產結合的方向,是北控水務一直在逐步探索的領域,并且涉及多個層面。

也就是說,傳統的水務企業強項在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運管,今后將向系統集成服務商發展。

水環境治理將同其他環境治理相互融合,進而延伸到環衛、垃圾處置、清潔能源、生態資源循環利用等領域。這其中的價值如何挖掘,轉變成真金白銀的企業效益也是企業未來需要關注的重點。

通過環境治理修復環境本底,支持產業發展,通過產業自我進化與技術提升,釋放環境容量,形成有機融合的綠色高效經濟體,實現水環境治理價值在城市開發中的最大化體現,也是“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之間的智慧紐帶。

在GDP考核逐漸被GEEP(生態系統生產總值)考核所替代的今天,冒建華說,從治污轉向資源循環,從政府主導轉向市場主導,從產業與環境對立轉向協同發展,治理效果到體驗效果的轉變,是新時期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幾大變化,這些變化所帶來的機遇與挑戰將改變生活方式、升級產業結構,進而改變城市和企業的運轉方式,促進城市經濟發展。

鶴山沙坪河項目

針對當前水環境生態治理的技術應用領域中存在的問題,冒建華認為中國的水環境生態治理問題具有特殊性,“世界上從來沒有哪個國家存在像中國這么嚴重的黑臭水體問題。極大的人口和產能規模帶來了巨大的污染負荷,同時不平衡的發展狀況和資源分布也讓中國不同區域的水環境問題各有差異,在此前提下水環境治理技術往往都存在局限,因此針對性的研究與技術集成應用成為了水環境治理成功的關鍵。”

而且,冒建華說在水環境治理中存在兩個誤區:一是認為污水處理廠提升水質處理標準后,水環境質量就能達標;二是生態基礎設施的凈化能力被片面夸大。整體上來看,城市環境發展水平的下限是由灰色基礎設施決定的,而上限是由生態基礎設施決定的。灰色基礎設施是水環境治理成功的基礎,生態基礎設施則發揮著提高與升華的作用。“當水體污染濃度較低時,植物或微生物的凈化功能或許能夠解決水體污染問題,而當水體污染濃度很高時,植物或微生物自身的存活都是個問題,還能指望它們起到凈化作用嗎?”

編輯:徐冰冰

1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 0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email protected]

幸运5分彩开奖结果